面对可爱的冰墩墩,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”(ASPI)和部分外媒记者竟还想延续“反华”叙事。

2月9日,澳大利亚主流媒体《悉尼先驱晨报》记者巴格肖(Eryk Bagshaw)的一篇报道宣称,冰墩墩是中国“宣传可爱一面”的方式。文中还援引ASPI的研究人员谎称中国官方为了推广冰墩墩,在社交媒体上雇佣了大量“假账号”。

冰墩墩的衍生产品 IC Photo图

但相反于“中国生硬文化输出”,实际上各国运动员、记者和官员们已经自发地成为了冰墩墩的粉丝。摩纳哥亲王想为孩子多带一个冰墩墩、日本记者成为冰墩墩狂热粉丝、运动员们发布和冰墩墩的“亲密合照”……冰墩墩,不用宣传已然成为全球“顶流”。

巴格肖开篇阶段就不怀好意地写道,本届冬奥会上最大的明星不是中国自由式滑雪选手谷爱凌,也不是日本的“冰王子”羽生结弦,而是胖乎乎的冰墩墩。这只吉祥物,被用来“负责宣传中国可爱的一面”。

随后,报道在没有充足证据的情况下暗示,社交网站上许多发布冰墩墩可爱的博主,来自中国官方推动的“假账号”。

ASPI国际网络政策中心一名叫做阿尔伯特·张(Albert Zhang)的研究员宣称,针对冰墩墩的推广活动,是中国的“宣传和信息行动”。他又自相矛盾地表示,虽然这些行动可以“迅速扩展”到数千个账号,但很多都是“垃圾信息”,“没有什么效果”。

讨论完冰墩墩后,报道又延伸到外媒记者在冬奥期间遇到的“不公待遇”。例如,荷兰媒体NOS记者在本月4日宣称,北京的安保人员“强行干扰”新闻采访。

但有国内媒体指出,NOS记者的指控没有依据。实际上,这家荷兰媒体的记者进入了北京警方早在3日就已经通报的临时管制区域,在面对安保人员时也未能出示证件证明自己的身份,还在不断激化事态。安保人员对他的劝离是合情合理的。

NOS所谓的“阻挡采访” 视频截图

报道最后,借用谷爱凌进一步影射中国的“宣传活动”。在巴格肖看来,谷爱凌和冰墩墩一样,是中国“想让世界看到的故事”——一个胜利、美丽和强大的中国。

根据公开资料,巴格肖是《悉尼先驱晨报》和澳《时代报》的东北亚记者,平时对中国政策多有批评。而ASPI是臭名昭著的反华智库,曾炮制多份涉疆所谓“报告”,抹黑中国。

与这些“对抗思维”入脑的记者和研究员不同的是,许多运动员、各国政要和现场报道记者已经真正被冰墩墩的魅力感染。

例如,羽生结弦主动和冰墩墩合影。

羽生结弦和冰墩墩合影 推特图

当地时间9月,美国冬奥代表团9日在TikTok(抖音国际版)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段视频。视频画面一开始拍摄的是北京冬奥村内的景象,随后便将镜头完全聚焦到可爱的冰墩墩身上。视频配文写道:“现在这是一个冰墩墩铁杆粉丝账号”。

美国代表团拍摄的冰墩墩 视频截图

匈牙利短道速滑选手刘少林在最近上传的短视频中说,奥运村的冰墩墩已经卖完,自己在领奖的时候拿走了最后一个,想要冰墩墩的可以去找他抢。

日本记者辻冈义堂因为对冰墩墩的狂热喜爱,已经在网上走红。

视频截图

而在北京人民大会堂,摩纳哥阿尔贝亲王体验面塑制作,在完成了一个面人冰墩墩后,请求工作人员让他再做一次,因为他有一对龙凤胎,“如果只带回去一个冰墩墩,那就不好交代了。”

视频截图

冬奥会开幕以来,奥运会的官方推特账号也成为了冰墩墩粉丝。或许正如这条推文所说:“冰墩墩,是我们最好的朋友。”